彭玉麟

发布日期:2016-07-12    浏览次数:1395

提督是明代开始设立的官名,如:明代驻防京师的京营设有提督,南京置有操江提督。此后,各省的巡抚大都兼任提督军务衔。到了清代,提督是地方的高级军事长官,受“总督”或“巡抚”指挥,为从一品官衔,是一省的高级武官。提督,在清代作为官名,实际上是“提督军务总兵官”的简称。下设镇、协、营、汛四级,所直接统辖之绿营兵,称为“提标”。清代也在沿江沿海设立水师,守卫沿海和江河。有水师的地方,大都专设“水师提督”,他们相当于现在的东海舰队、南海舰队、北海舰队的司令员,如北洋水师、福建水师、广东水师、长江水师等。

在清代,长江水师提督府的府衙,原址座落在如今马鞍山所属的当涂县城。曾任湘军水师首领的彭玉麟在大通和悦洲建有湘军的水师营,湘军水师首领彭玉麟一直兼任着长江水师提督。在湘军会同朝廷的八旗兵共同围剿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的十余年间,虽说长江水师提督府衙在当涂,但彭玉麟大多时间是率湘军水师在和悦洲与大通古镇之间的夹江----鹊江中进行训练。

此后,彭玉麟作为湘军水师创建者、中国近代海军奠基人。因战功卓著,曾官至兵部右堂、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书等职。是清代与曾国藩、左宗棠并称大清三杰,与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并称大清“中兴四大名臣”,为清代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

彭玉麟(1817~1890) 字雪琴,祖籍衡州府衡阳县(今衡阳市衡阳县渣江),生于安徽省安庆府。彭玉麟性情耿直,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位金戈铁马、驰骋沙场、叱咤风云的人物,说话干脆果断,办事铁面无私 一生廉洁奉公、刚正不阿、无私无畏、疾恶如仇,所以人称“彭大铁”。于军事之暇,彭玉麟喜欢绘画作诗,以画梅名世。他的诗后由俞曲园结集付梓,题名《彭刚直诗集》,收录诗作500余首。

彭玉麟早年家境孤寒,父亲去世早,尝遍人间冷暖,仕途坎坷不顺。他对官场腐败深恶痛绝,下决心不与腐败官员为伍。彭玉麟是靠战功成就事业的。他任长江水师提督治理水师及兵部右堂、尚书的时候,秉公办事,疾恶如仇,严惩恶势力,甚至不惜得罪清廷大红人曾国藩和李鸿章等高官。曾国荃是曾国藩亲弟,彭玉麟发现曾国荃的陆军部队纲纪废弛,还抓住了曾国荃手下的两名吸鸦片的战将。曾国藩是彭玉麟的恩师,对他可谓恩重如山,但是彭玉麟却不顾师生情谊,毅然提笔三次弹劾曾国荃,致使曾国藩大怒写信给他责问自己弟弟到底哪里得罪了他。有一年,彭玉麟路过安庆,忽然有老百姓拦马喊冤,状告当地恶霸李秋升。李秋升是李鸿章的堂侄,仗着权倾朝野的李鸿章的势力横行乡里、夺人妻女,当地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经调查,彭玉麟掌握了足够证据,把李秋升抓来审讯,李秋升竟然藐视彭玉麟不敢把他怎么样而供认不讳。彭玉麟断然下令:“此人不除,安庆难安宁。”这时,李鸿章的堂弟李奎赶来求情,纵有李鸿章这张王牌,也未能使彭玉麟网开一面、刀下留人。彭玉麟任职期间还先后弹劾处置了腐败无能官吏一百余人,其中不乏高官。此外,彭玉麟的一个外甥曾任知府,由于贻误军机也被他杀了。他的所作所为在当时的民间流传下一句佳话:“彭公一出,江湖肃然。”彭玉麟在去世前将自己为官几十年的官俸、养老经费等加起来共上百万两的收入全部捐出来做了军费。

彭玉麟身为大清名将、朝廷重臣,一生不慕名利、不避权贵、不治私产、不御姬妾。虽然一生六辞高官,却在国家危难之时,抱着年迈多病之躯,临危受命,抵御外敌。一生画梅吟诗,纪念与他相恋早逝的梅姑,痴情重义,终生不悔。在权贵当道、腐败之极的晚清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年间,成为了一个极为罕见的清廉、正直、淡泊、重情重义的名臣。正如他自己所述:“臣素无声色之好,室家之乐,性犹不耽安逸。身受重伤,积劳多疾,未尝请一日之假回籍调治。终年风涛矢石之中,虽甚病未尝一日移居岸上”,“臣以寒士始,愿以寒士归”。彭玉麟长于计谋,应变有方,作战勇猛,善驭部众,在湘军中素著威望。

因彭是安徽人,所以他对家乡有着极深厚的情感。安庆、大通、芜湖等地设有军事据点,他在长江沿线军事据点巡视军情时,也一并体察民情。彭大铁对贪官污吏、地方恶霸痛恨之极,凡行凶滋事、鱼肉百姓者,只要碰到他手下,他都是绝不轻易放过;对那些吸食毒品者一经查出,也决不轻饶。彭曾提出这样的口号:“宁可错杀十个,也不漏网一人”。足以表明他对处置贪赃枉法、鱼肉百姓者的决心,但他在具体办案时还是极小心谨慎的。因此,那些地方恶棍,贪官污吏对他怕得要死,恨得要命。

凡老百姓有危难之事都愿找彭大将军解决,所以彭大铁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有着极高的威望。在长江沿线曾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宋朝有个包大黑,清朝有个彭大铁”,将彭玉麟办事果断、铁面无私与我国宋代的包公相提并论,可见他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之高。

彭大将军因经常来大通体察民情,也就为大通的老百姓办了许多好事,因此这些故事便一直流传至今。

(一)彭大铁禁烟

光绪年间,位于铜陵鹊江两岸的大通镇与和悦洲上的贩卖毒品者越来越多,吸食鸦片者不计其数,那些吸食鸦片者个个是吸食成瘾骨瘦如柴、倾家荡产的。国家白花花的银子通过贩毒、吸毒者的手源源不断地流进外国人的腰包。

清政府为禁绝鸦片、富国强民,委派时任长江水师提督兼钦差大臣的彭玉麟身临大通和悦洲通令禁烟。他刚到和悦洲就首战告捷,旗开得胜。一次就查获了8名罪大恶极的贩毒和吸毒者,不由分说将那8名罪犯就地正法,并将8颗人头高悬于和悦洲大关口盐务督销局大门前的旗杆子上,以图杀鸡敬猴,震慑贩、吸毒者,表明自己在大通禁绝鸦片的决心。彭玉麟此举惊天动地,一时间令通、和两岸人心惶惶,谈烟色变。

彭玉麟满以为这次有了如此严刑重典,贩吸毒者便会就此销声匿迹,有谁还敢还会以身试法呢?

三天之后,彭玉麟想看看这次杀头禁烟的功效,于夜间悄悄地走街串巷,细察静听。约二更时分,他来到和悦洲洙字巷内,见一高墙大院的门前张灯结彩,鞭炮齐鸣,热闹非凡。彭玉麟乘兴好奇,便随人群步入到院内。进屋一打听,原来这是一家刚开张不久的鸦片馆,烟馆的主人王五已五十有余,竟娶了个只有15岁的小姑娘为妻,今夜成婚。彭玉麟欲察祥情,便深入后堂,看到后堂左边大房内有三个烟客正横卧在烟榻上吞云吐雾,吸食鸦片。彭玉麟气愤之极,正思索着如何处置眼前这几个毒犯。这时正逢婚宴已摆好,堂内在催客入席。八方宾客都互不相识,且又都在互相推让,彭玉麟任随众宾客推居首席之上而高坐不辞

待到众宾客都落座后,大家才注意到这位高坐首席之上的年愈六旬、头顶微秃、两鬓染霜、目光有神的老人。直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也不见一人与其搭话。宾客们这才怀疑老人很可能是个不请自来、来者不善的不速之客了。大部分宾客都不敢轻举妄动,有少数爱管闲事的人想试探试探。

这时,有位宾客提议请这位老人书写一副新婚喜联,心想如老人写不出来,正好可以借题狠狠痛骂他一顿。彭玉麟明知其意,便毫不犹豫答应下来。众人赶快寻来文房四宝,放置在案上。只见彭玉麟不慌不忙站起身来,举手捋袖大笔一挥,刷、刷、刷几下,一副新婚喜联便写了出来。上联是:五十新郎,十五新娘,天数五,地数五,卜他年五子登科,稗属枯杨饶大过。(其意思是枯杨生稗,好景不长,怜其老饶其一死)下联是:两三好友,三两好土,益者三,损者三,庆此日三星高照,花开罂粟款人同。(罂粟即鸦片)对联写好以后,四座惊讶,谁都没想到这位老先生竟有如此高才。众宾客请老先生题名落款,彭玉麟也不推辞,便奋笔书上:“彭玉麟 ”三个大字。这三个大字不写也罢,一写出来便犹在堂内扔下一颗重磅炸弹,一个个呆若木鸡如临刑场,惊慌失措地连大气都不敢喘出来。过了好大一会工夫,这些人才缓过气来,扑嗵嗵地跪倒在地,象小鸡啄米似地叩头求饶,嘴里一个劲地念道:请彭大人饶命!彭大人饶命!连头都不敢抬。过了许久,有胆大者将头抬起来偷看,谁知彭玉麟已早就不见踪影了。

从此以后,这家鸦片馆就再也不敢开张了,通、和两岸的贩毒,吸毒者也都再不敢轻举妄动了。

(二)怒斩阎王渡

在清朝年间,青通河上有个渡口,船主是一个专横拔扈、称王称霸的山东人,每当客人上船时他不讲船价,客人要是问价时,他也不理不答,待到船行至中途时,他便狮子大开口,客人们只有乖乖地顺从,这时谁要是敢口出半个“不”字,轻者定会遭到他几个打手的毒打,重者还会夺了你的财物把你扔到江中。过往游人香客都是敢怒不敢言。

清朝水师总督彭玉麟听说此事后,决定要惩治一下这个无恶不作的“活阎王”。这天,彭玉麟带领几名士兵身着便服来到船上,上船后便问船价几何?果然不出所料,连问三遍船主都是不理不答,到后来这船主除了恶狠狠瞪了彭大铁一眼,还对彭大铁踢了一脚,彭大铁耐着性子继续观察。待到船至半途时,他便向每位客人收取数倍于别的船的船价,许多不从者都被他的几个打手打得鼻青脸肿,不少人不得不跪地求饶,但还是都乖乖交了钱了事。彭玉麟见时机成熟,立即亮明身份,下令将其捆了起来,并将多收的船价退还客人……

为惩罚这个阎王渡,彭玉麟除将阎王船主依法惩办外,还将那条渡船拖上岸一锯两段,船头放在大通镇老河口边,船尾放在对岸河南嘴河边,以示众人。从那以后青通河上就太平下来了,再也没有恶人敢横行霸道了。

这个真实故事至今青通河两岸老百姓还在津津乐道地谈论呢。

(三)盛怒之下错杀陈采琴

虽然彭玉麟是个办事果断、铁面无私的清官,一生为百姓办过许多好事,但他一生中也办过一件错案,是他一生中办过的唯一一件错案。彭玉麟此后曾说:“我对自己办错这件事感到深深愧疚,我的一生从此都会不得安宁!”  

那是清光绪三十七年(即1901年),铜陵县境内连降暴雨洪水猛涨,境内最大的圩---咸丰圩(现叫官庄圩,位于铜陵县西联乡的和平、太平一带)汪洋一片。因咸丰圩里水位低于长江水位,洪水无法排出去,导致圩内的良田、房屋全都被洪水淹没,老百姓们便纷纷扶老携幼逃荒要饭去了。

当朝皇帝得知咸丰圩发了大水,误以为是咸丰圩破了圩堤,便拨下了皇银五十万两,下令铜陵县官在半年之内将圩堤修好,好让圩里的老百姓们都过上好日子。

当时,小小的铜陵县有二十四个令升(即令史),他们个个都是贪官污吏。当这些令升们得知要修复咸丰圩的消息后,他们个个都削尖了脑袋,都想抢这个差使。这倒不是这些人想去干点实事,而是他们都知道这个圩堤一点没坏是好的,只要等上一段时间,老天爷不下雨了,这圩里水便会自动退下去,这五十万两白银便会轻而易举装进自已口袋,而且还可请功领赏、加官进爵,名利双收。

铜陵县官算是一个清政廉洁的官,他看透了这些令升们的意图,便有意不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们干,而是交给一位名叫陈彩琴的秀才。因为这个秀才知书达理,助人为乐,平时还常给县衙里出一些治山治水的计谋,深爱广大民众爱戴,所以县官大老爷对秀才非常赏识,他认为这个任务交给他,他一定会园满地完成。

县官大老爷将这个治理圩内洪水的任务交给秀才陈彩琴后,二十四个令升们得知后个个恨得咬牙切齿,但又没半点办法,只有乖乖服从。但他们心里都怀想着要怎样来报复秀才的计划。

果不出所料,一个月后洪水自动退了下去,圩里的老百姓们纷纷返回故里,开始了灾后生产自救的活动。陈彩琴拿出全部白银,分发给了咸丰圩以及包括繁昌、无为县境内四十多个受灾圩区的老百姓,使他们很快都恢复了生产,重建了家园。

时隔不久,清朝水师彭玉麟巡视长江,路过铜陵县,二十四个令升认为时机已到,便联名告了陈彩琴的状,说陈彩琴未修圩堤,私吞了全部救灾皇银,贪赃枉法,理应查办!彭玉麟接过状纸,又上堤进行了查看。果真不假,咸丰圩上没添新土,依然如故,五十万两皇银却不见了踪影,这还了得。立即传令将陈彩琴给绑了起来,这时二十四个令升又在一边不断火上浇油,彭玉麟是个心急之人,便在没有重新调查的情况下,不容分说将陈彩琴绑到了咸丰圩大堤上给斩了。

三天之后,彭玉麟正欲趁船西行继续开展巡视活动,看见大江两岸数十里长的大堤上跪满了披麻带孝的四乡百姓,他们面对着江水痛哭流涕,燃香烧纸,象是在衰悼何人。彭玉麟感到十分奇怪,今日我等西行,四乡百姓为何这般为我送行?彭玉麟走到下跪的老百姓面前,询问了一位大爷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已办案不细,造成一个弥天大错,给百姓们带来不可弥补的痛苦。他深知自已没有经过祥查,偏听偏信二十四令升的诬告,错杀了老百姓们的恩人陈彩琴。彭玉麟痛心疾首悲愤万分,当即跪下,面对涛涛的江水双手扶地叩了三个响头,以示哀祭。

第二天,彭玉麟亲自升堂,将二十四令升押到堂上审讯,查证属实后,将三名为首的诬告者绑到咸丰圩大堤上当着四乡百姓的面斩了,以祭英魂。

彭玉麟向铜陵及四乡的老百姓们请罪之后,又继续地西行去了。

(四)彭玉麟断鸡

清朝年间,长江水师提督彭玉麟时常来铜陵大通镇巡视水师营,为当地百姓做了许多好事,故人们称他“铁面将军”或是称他“彭大铁”。

一天,彭大铁带着差役外出巡视,途径大通前街时,只见一家店门前围着一大群人,声音吵杂。走进一看只见一个身体肥胖、满脸横肉的中年汉子,正揪住一个青年农民在大声呵斥,便上前问个究竟。因为彭玉麟经常到大通街上来,街上的老百姓都认识彭大将军。那中年汉子一见彭大将军,便抢先一步“扑通”跪到彭玉麟面前,说:“大老爷,你可要为小民作主啊!”彭玉麟赶忙将其扶了起来,问道:“有什么事,请快快讲来!”“回青天大老爷,小民是本米店的店主,家里养了一群小鸡,刚才小鸡在米店门前啄米时,被这无理的刁民无故踩死了一只,我要他赔偿,可他推说赔钱过多,又说身边没带那么多钱,看他那样子明明是想抵赖不想赔钱,故而在此争执,现请大老爷明断,为小民作主!”说着说着,他还一把鼻涕一把泪水哭了起来。

彭大铁一见那米店老板虽说在哭,但还是一副气势汹汹地样子;又见那青年农民一副老实巴交、浑身颤抖、缩成一团的样子,心中便有了三分明白。便问那青年农民:“这米店老板刚才所说可是事实?”那青年农民一看眼前的来人是彭大老爷,更是吓得慌忙下跪,连头都不敢抬,还没开口眼泪就流了出来,说:“老爷,小人踩死他家的鸡是事实,那是因为小人家中有事,急于赶路一不小心所致。他这只只拳头大小的一只鸡竟要我赔他九百多文银子,你说这么小的一只鸡能值这么多钱吗?更何况,小人早上出门,身上也没带这么多钱呀!我是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他又不让我走,所以在此争吵,请老爷明察公断!

彭玉麟一听,这么一只小小的鸡竟要赔九百文银子,也太狠心了。便知道这米店老板想趁机欺诈这乡下小青年,就问米店老板:“你这只小鸡怎么值这么多钱呀,一下子要人家赔你九百文银子?”米店老板忙说道:“老爷,我这小鸡是有名的‘九斤黄’,到我米店里才几天就长这么大了,日长夜大,因此养不了几个月,就能长到九斤重。你想想,以一斤可卖一百文银子计算,这九斤重的鸡不就该赔九百文吗!”

彭大铁一听,真是一大刁民,看我怎么收拾你。正准备发火,继而一想:你今天碰到我手上,我定叫你偷鸡不成蚀把米。便沉着脸对那青年农民说道:“你踩死了人家的鸡,理应赔偿,身上带的钱不够就要把身上穿的破衣服脱下来抵押,不得罗嗦!”

那青年农民本想这彭大将军一定会为我主持正义的,没想到他今天也会如此办案。但是彭大老爷的话已经出口,他也就不敢不从,只好乖乖将所带的五百文银全掏出来,再脱了那身外衣抵作四百文,一齐交给了米店老板。

四周观看的百姓见彭大老爷如些庇护米店老板,心中都岔岔不平,但也不敢出声骂他,只是在心中不解这彭大铁今天怎么也为虎作伥了。那米店老板见彭大老爷帮他忙,更是得意洋洋,连忙走上前去给彭大铁叩了三个响头后站了起来,拿起钱物笑咪咪地就要进店。

“请慢走!”彭大铁大喊一声喝住了他:“我的话还没说完,刚才你说你喂的小鸡得喂几个月才能长到九斤重,可现在这鸡还小,俗话说,斗米斤鸡,鸡长一斤肉得吃掉一斗米。现在你的小鸡已经死了,那你不就可以省下了九斗米了,是吗?可是这个农民已经赔了你九斤重鸡的钱,那么你就要把那省下来的九斗米给这农民才是!”

正在眉开眼笑的米店老板连笑容还没收回来,听彭大老爷这一番话,他知道今天是碰到“钉子”上了,抵赖也没用了,吓得满脸土色浑身抖动,只好乖乖地将一斗又一斗的大米送给了那个农民。

现场顿时爆发出一阵阵热烈地掌声和叫好声……

返回顶部
皖ICP备340711020000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