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通历史上著名的八大商帮(原创)

发布日期:2016-08-01    浏览次数:1226

商人任何时候都是逐利而奔的,大通这块风水宝地他们也没放过。作为长江边上著名的商埠码头与商品集散地,大通自宋代形成市镇以后,各地商贾、平民、手工艺匠纷纷涌进,大通市场随之日趋繁华。到明清时,因徽商大量涌入,大通进入鼎盛时期,并于清咸丰、同治年间形成史上著名的“八大商帮”。其时,大通街市上商号林立,商业兴隆,大小商铺与各种作坊鳞次栉比,更有青、洪帮等黑社会团伙混迹其中,一应俱全。工商业不断发展,导致大通人口日益增多,各类服务行业随之纷纷兴起,整个大通号称住着十万人,因长江上航行的大小轮停靠大通,导致每天进出的流动人口多达三万余人,让大通成为与安庆、芜湖、蚌埠齐名的“安徽四大商埠”之一,有着“小上海”的美誉。据史料记载,大通当时最红火的就是饮服行业,仅管吃管住的酒楼、茶社与大小旅馆(客栈),就有一百余家。

鼎盛时期的大通,清廷虽设有府衙,但局势仍难控制,街市上以强凌弱、欺行霸市、争夺码头等争斗不断。正因如此,旅通人士遂产生乡谊情感,渴望同乡成帮,以求不受欺凌,伸张公理,保障经营,安居乐业。在大通最早结帮的是两湖、金斗、六邑三帮,他们多是社会基层的船民、码头工人和手工艺匠。随后逐渐发展成八大帮,具体是:两湖帮、淮南帮、六邑帮、新安帮、泾旌太帮、池阳帮、蓉城帮、土著帮。

大通帮会多是同乡自治组织,对外竞争保护同乡权益,对内调解处理纠纷。各帮大多有会馆和活动场所,并募捐有会产举善兴帮。如同乡旅费缺少,会馆可留一宿两餐,并助以川资;对无力处理丧事者发给棺木安葬费;每年主持同乡聚餐、祭扫公山;备置坟山厝柩之地,供同乡安葬和厝柩亡人等。民国二十年(1931年)后,八帮根据国府政令,各自将帮会更名旅通同乡会,会长更名为理事长,并增选理事、监事,直至解放。

两湖帮于清同治中期设立,由湖北程厚臣、程选臣、高子公与湖南陈曙汀、唐郁文、罗士贤等人牵头组成。两湖帮人数仅次六邑帮,以湖北船民为多,湖北人又以鄂城人为核心,除十余家商号外,多是缸窑工人、码头工人和手工艺匠。大通有名的蔚丰钱庄即是两湖帮胡荫庭独资经营的。其会馆建于大通市中心浩字巷内,宏伟壮观,为八帮之冠。清水师提督彭玉麟曾捐助会馆庄屋、山场与285亩庄田及四条耕牛等。会馆财富厚实,每年正月初八举办“团拜会”、六月六举办“禹王会”;并创办有宝善小学,对同乡子女实行义务教育。会产有田地四百余亩、门市房十余座,价值约十万银元。

两湖帮人心齐性强,为求站住脚,纵然流血伤亡亦在所不惜,是八帮中的强者。首任会长程厚臣,后因湘汉人士相互礼让,会长改为三年一选,由南北帮依次出任。南帮陈曙汀卸任,北帮高子元继任,夏炳臣为副会长;之后南帮钟绍景继任直至抗战;继后由胡荫庭任理事长。

淮南帮原称金斗帮,亦名合肥帮。因淮南人士愈来愈多,于清同治晚期改为淮南帮。此后,一些山东、河北旅通人士也加入该帮。帮中多是贫民,以码头搬运和染布缝纫、砖木、铁匠手艺为生。当时大通五家半码头,该帮占有四家。淮南帮人彪悍体壮,个性强直,人称“府大驾”。如遇不平或有损其权益,会一致上前毫无畏惧。在鹊岸角逐从未受挫。

淮南帮一直是合肥人当家,倪秀岩受聘首任会长,后由宁吟堂(阜阳人,并任卍字会会长)继任,直到抗战。抗日胜利后由谢景春任理事长。

六邑帮为八帮中人数最多的帮会,原称“皖江公所”,由安庆府所属桐城、怀宁、潜山、太湖、宿松、望江六县人组成,抗战胜利后随着岳西人加入改名七邑帮,多是船民、码头工人、商贩、菜农、手工业者,其中数桐城人和贫民最多。抗战胜利后,该帮因兴办商铺多、船帮阵容大,人力财力发展为各帮之冠。会长一直由桐城人担任,首任会长童佩霖(为清代举人,曾任湖北孝感县长),直至抗战。1947年秋,人财两旺的六邑帮去合肥请来桐城名士魏曙东出任会长掌管该帮。该帮的童佩霖、方伯韬(名绅),龙文卿(秀才)三人,曾被大通人尊为“三条龙”。此外,帮内还有方六爹、何自强等大通名人。帮内遇有排难解纷,不论事之大小曲直,先要请帮中大佬吃过酒席再来论理,故当时大通有“吃(七)邑帮”之戏说。受桐城文风影响,其帮内咬文嚼字盛行。据说有一年六月六,方六爹察觉殷汉臣管理会费不清,盛怒之下将殷痛打一顿。此事被人撰联戏讽:六月六日,六爹爹发怒;一年一度,一点点风潮。可见他们当时咬文嚼字之盛。

新安帮也叫徽州帮,是黟县李辉庭在大通发迹后于清同治初期牵头组建的。新安帮人以商业为主,是名符其实的“徽商”。当时大通利和钱庄、和济当铺都是李辉庭开的。李辉庭、孙西池、叶小平相继担任会长。抗日胜利后,因帮内人事萧条自然消解。其会馆建在洙字巷下首后街,该帮人循规蹈矩、保守本份,故大通人当时戏称他们是一群“深怕树叶打破头”的人。

新安帮人家乡观念较重,凡来通经商之人故去,都要迁回原籍安葬。会馆办有“新安公渡”,义务为皖南山区来通旅行者提供旅费;来通商人如遇启动资金不足,帮会会给你提供过桥资金(类似现在的无息贷款)帮助。

旌泾太帮由宣州泾县、旌德、太平县(今黄山区)人组成,在通商人远不及六邑、淮南两帮,但其财力居八帮之首,是大通商会支柱。查尚夫、吴质庭、崔子鹏、崔子乔等人先后当过会长,抗战胜利后由黄怀白任理事长。该帮多是生意人,且经商有道,开店居多。拥有钱庄、银楼、京广百货、布匹、南货、茶庄等字号,还经营申、汉生意,商业贸易盛极一时。大通轮船招商局的功德趸船,就有吴质庭的投资。该帮以太平的崔家财业(钱庄、银楼、当铺等)为首,其次是泾县查、吴两大家族及苏、胡、黄、翟等商号。他们以经商为主,传承祖辈的淳朴民风,终日忙于埋头理财,从不滋事生非,每年只在五月十三日“关帝会”时,同乡汇集欢聚一次。凡在大通经商故去之人,也要送回原籍安葬。

池阳帮成立于清光绪晚期,由贵池、石台、青阳人组成,人数不多,以经商的贵池人为多,会长由赵璧、方巨卿相继担任,抗战后由赵克强任理事长。该帮拥有大通商铺二十余家,如计春和、春和生、源丰小轮航运公司、源和美孚煤油栈、闻隆和、仁昌祥等。其间,赵壁之子赵克强创立的《新大通报》曾蜚声一时,发行到歙县、屯溪等地。因贵池与大通一衣带水,帮中亡者也是暂厝柩于法华庵内,然后送回原籍归土。

蓉城帮成立于清末,没有会馆,因是池阳帮派生出来的,故一直依附池阳会馆。他们人数不多,经商的人也不多,但经营的商铺多是大通知名字号,如和顺木行、三酋堂书店、陈怡大钱庄、隆昌号、元东京广布匹店等。因涉足商业忙于生财,该帮人从不惹事生非。首任会长陈吉卿,继任者曹佐庭。抗战后因人事萧条,又未建同乡会,故由池阳帮赵克强统一领导。

五松帮没有会馆、会产,因是本地人,其帮会活动一直借客帮会馆进行。他们帮小力量弱,一贯行中和之道,少与人争,加之身居本地优势,在大通商场角逐中一直被客帮高看一眼。每次大通“出会”(方言,专指“八帮”举办的活动)时,均由五松帮筹措,交各帮办理。

五松帮没设会长,帮会由大通金、郁、蔡、毕、吴、佘六大姓和河南嘴的高、张、吴三大姓共同会商主持,以佘家为核心。自清代开始相继出面问事的名绅有:毕子卿、佘次公、毕景琪、章鹏先、佘小宋、佘道高、章鸿宾、毕尚莹、佘文烈、蔡国椿、章蔚文、佘云峰等。

其实,大通还有一个江西帮人数最少,仅三家商店十余户人家,有会馆、会长,但从不参与大通的“出会”活动,故未列入大通八帮之中。

抗战胜利后,江浙帮应运而生,由江苏仪征人宫靖武邀集江浙商人组建,自任理事长。因成立较迟影响有限,也未列入大通八帮之中。

大通八帮每年都推出“八帮盛会”,如“城隍会”不仅声势浩大,精彩壮观,且影响极大,在沿江一带享有盛名,不仅给人以祈福消灾送瘟神的虔诚,同时也为各帮开拓市场,交流货物,大获其利。出会时上达武汉、下至宁沪、南到徽州、北及江淮,无不闻风纷至沓来,六街三市人流如潮。商店为招揽来通客商,竟相在自家店前搭设看台,供客商饱览盛况。出会一次各店所获,纵两年经营所得也赶不上。人气之旺、生意之好,由此可见一斑。

大通出会,没有定期,全凭时局、年成由八帮会商而定。如不是出会之年,八帮会在秋后举办小型的五猖会,搞“五猖洗街”,以扫瘟气,求得安宁吉利。会期每届三天,大多订在九月初一到初三。出会前两个月,由本地五松帮草拟出会方案,召集八帮会商筹措,并邀请大通总商会、驻军、警察等机构负责人参加,会费由各帮自理。最后一届出会是1936年,次年因日军攻占大通停办,此后“出会”消逝至今。

八帮“出会”时阵容壮观,引入入胜,在长江沿线影响巨大。出会开始前,深夜鸣金促人准备。天明时三面巨锣响导,声震长空。各帮将会色节目集中,由会馆起步,按两湖、淮南、六邑、新安、旌泾太、池阳、蓉城、五松顺序缓行,鱼贯衔接,连行不悖。这时人山人海拥来,八帮各显千秋,将大会气氛推向高潮。

两湖帮前有旗锣鼓伞、紫檀香亭、半副銮驾领游,继而是粉妆玉琢楚楚动人的二十个小姑娘挑着花担游街。两旁的竹篾敲打声不绝于耳,以维护现场秩序。随后是二十驾平台抬着彩绘的男女童招摇过市演出古装戏,生、旦、净、丑皆有,后面跟着催生轿和木制精雕的彩船。最后是秋千和黄缎舞龙作尾随表演,形成湘、汉独特之色。最为新奇的是他们用新鲜百兰花和珠兰等名花扎制而成的“百花轿”,姑娘靓妆凝眸而坐,街巷芳香四溢,观者无不为之喝彩。在大通最后一届八帮大会时,他们还特地从芜湖请来二十名专业杂技演员,演献各种惊险绝技,为大会增添人气。

淮南帮展露彪悍质朴的“侉子”风情,也很独特动人。他们有高达一丈二的高跷队演出杂色戏,唱做动人,如履平地。十架秋千上的四个小孩,艳妆笑貌,一路旋转、翻绕不断、精彩玲珑,令人观之不舍离去。

六邑帮的惊人杰作是二十人的高跷队,跷高一丈八,其表演者往来唱做,安如磐石,从不失误。这一绝技让观会者无不喝彩称赞。

旌泾太帮会馆富裕,出会的冠袍行头新艳色美,为各帮之首。最壮观的是拥有五十四匹毛驴组成的“驴子会”。每骑扮演古装京戏中的不同角色,如穿苏绣龙袍、蟒袍、甲胄……令人目不暇接。随后有一条黄绸蜈蚣,由持雄鸡者引领,盘旋飞舞,精彩动人。

徽州帮的三层台阁,是大会上的独一无二节目。每层均为姿容美丽的男女儿童扮演古今人物。尤为惊人的是三层台阁上突起一角,形同飞檐伸出,立有一出戏目造型,妙趣横生。

池阳帮突出的会色是大肚子五猖、五鬼闹判两组游街节目。行走时歪斜不正、丑态笑人,其奇形怪相凶神恶煞,又令人触目心悸。

蓉城帮《游秋千》节目里的四个小孩眉目如画,身态苗条,上下翻转,逗人生笑。另有一班小五猖妆饰新颖,标致风流,与池阳帮大肚五猖凶煞,迥然不同。

五松帮阵容里没有响导仪仗,只抬着四官殿上小菩萨供人瞻仰。但由小孩扮演的角色多是小鬼押解大头宝、小头鬼、黑白文武判官、戴面具的五猖等。最后压阵缓行的是城隍老爷、邓九公与火神四座。一路焚香不绝于途,停歇之处爆竹连天,以示虔诚。

出会第二天,五松帮抬出大通城隍庙内城隍老爷游街,供人们焚赞顶礼,祈祷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生意兴隆。

第三天任人观赏《夜色》。夜间,红男绿女充街塞巷,人群熙熙攘攘。演出的傩戏《钟馗嫁妹》为人所喜;驴子会灯明电烁,引人注目;还有那挑花担姑娘队在锣鼓唢呐声中载歌载舞,令人目不暇接……彻夜热闹,极是壮观、气氛热烈。

曾经令大通人非常自豪、称道的“八帮大会”距今已消逝八十年了,如今仍健在的大通老人时常会想起那些挥之不去的热闹场景,并向晚辈和游人娓娓诉说,每回讲到激动处,老人们都会情不自禁地吟唱大通民谣“ 七舍不得“八帮大会”上的千奇百怪……”鉴于大通现在正在建设古镇风景区,笔者也曾建议:大通能否象河南开封再现“清明上河图”场景一样,再现大通“鹊江龙舟竞赛”和“八帮大会”的繁华盛景呢?其后结果会怎样,我们不妨一起期待……(共4710字)


[作者系安徽省作协、摄协会员,铜陵市大通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铜陵市影视协副主席、市作协理事,著有散文集《品读人生》、中短篇小说、电影文学剧本等作品,共70多万字。]


通联:244000  铜陵市大通古镇风景区管委会(郊区政务新区5号楼3楼)  吴华

联系电话:0562-2896646 13955917596

电子信箱:wha003@126.com

返回顶部
皖ICP备34071102000052号